公益先锋第二十九期:“柔软”邓飞
2015-07-10 10:37:28   夏鑫报道   编辑:本站记者      阅读量:

孩子是弱势人群 社会却出了问题

孩子是每一个家庭的财宝,也是我们国家的未来,但这个社会却出了问题。我们的空气、水和土壤,出现了立体的全方位的污染,我们生存的环境,比任何一个时候都要严峻恶劣。
  每一年,我们国家都会新增癌症病人400多万,每年有300多万人死于各类癌症,这些数据表明,我们现在生活的环境有多么凶险。

 

保护孩子是人之天性,更是一个成年人对下一代亘古不变的责任。

 

我们的孩子,他们其实是最容易遭遇到伤害。因为他们是一个弱势人群,他们缺乏自我保护的能力,所以我们要去关心、保护他们,这也是成年人必须要做的事情。
  每个人对孩子都有发自内心的真诚的爱护,也都会有柔软那一块,我认为这是一个人的天性。

保卫儿童安全 一直在路上

最开始我们发起微博打拐,我们关切的是中国孩子的被拐卖的问题,这是一个根本的安全问题。
  后来我们在贵州的山区,看到孩子们没有午餐,他们需要忍饥挨饿,于是发起了免费午餐。我们希望中国每一个乡村的孩子,在学校里面都会有一顿午餐,从而免于校园的饥饿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xugehui1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xugehui1

后来我们又做了暖流计划,是因为我们看到乡村的孩子上学路途遥远,他们没有棉衣棉鞋,没有手套,没有帽子。再后来,我们又注意到有很多女孩在学校里面遭遇到性侵害,所以我们又做了一个女童保护,让每一个乡村的女孩子都能够自我觉醒,能够认识和保护身体,免于性侵害。 
  最近的保卫童年,是从孩子的饮水安全入手。我们认为这是一个系列的活动,我们的目标都是让我们的孩子能够安全健康,免于伤害地成长。

保护孩子的基本权利应成为国家意识

这四年来,我们筹集了超过2亿的捐款,还有几千万的物资,我们看上去做了很多,但其实我们知道,相对于儿童困境,我们其实做的还是很少的。
  这里面当然需要社会组织、公益组织去提升自身的能力,但更重要的是,保护儿童免于困境,保护孩子基本的权利,这应该是一个国家的共识。

 

家国情怀或许是邓飞走上公益道路的指向牌,但在他心里,这个路标应该再大一些,再多一些,让更多人关注孩子,保卫孩子。

 


 

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

在乡村调研的时候,我们发现孩子其实最大的痛苦还不在身体上,而在他们的心理和精神上。父母不在身边,这给孩子带来了巨大的伤害,因为他们需要陪伴,因为任何事物都取代不了父母。

 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yijijing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bintong

现在我们通过e农计划去建立一个电商平台,帮助乡村销售农产品,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去帮助乡村经济,去建立一个产业,让他们能够更加稳定有序地增加生产和销售,这样的话,我们就是帮助这个孩子所在的地区,我们一起去养鱼,然后去分鱼。
  只有乡村有收入,孩子的父母才能够回家,他们有收入,父母才能在身边,孩子的问题才能从根本上解决。所以说我们清醒和坚定地在往这个方向走,我们也相信,我们只要去努力,就会有变革。

商业才是解决社会问题最根本的方法

在面对和解决一个社会问题的时候,最好的一个模型,就是我们多方能够合作起来。
  企业为了满足大家的需求,要提供产品和服务,所以说他们是最有能力来解决人民的需求问题,而且他必须要具备这个能力,只有这样,他才能会得到价值,他才能得到利润,他才能够生存下去。所以我们一直认为,企业是最富效率的组织,商业是解决社会问题最直接、最根本的方法。
  此外,社会组织当然是很乐意合作的,但是他缺乏手段,缺乏资金,缺乏技能,公益组织不是天生就具备这些资源、技能和能力的。
  但是我们的商业组织,他们就很乐意去解决大家的问题。因为商业组织知道,我只要提供了这个服务和产品,我满足了大家的需求,我解决了大家的问题,大家就购买我,就会有利润,就能活的很好。
  现在就是看政府这一块,有没有动力或者有没有压力解决这个问题。

 

一个完善的现代社会形态,应该是政府、企业和社会组织各司其职。邓飞说,他希望不合理的政治体制和制度能够尽快改变,他希望多方合作的模型能够早日搭建起来。

 

如果说你纳了我们的财税,又不帮助我们解决基本的问题,不能够提供基本的公共服务,不能保障我的空气、水和食品安全,我就会通过我的选票,把你这个市长赶下去。但是我们现在现行的体制没有走到那一步,他更多的还是一个唯上论,我是被任命的,我只对我的上级负责。 
  还有一个是官员的政绩。他不是人民的幸福程度,也不是生存环境的美好,他是GDP。你这个地区要为国家创造多少价值,提供多少商品,他是那么一个指标,所以说一个官员或者这个地区的整个管理系统,他不是为了去解决人民的需求,他是解决他自己的需求。 
  他不能够解决污染的问题,反过头来,还是污染的一个支撑,也可以说是一个源头。


上一篇:南宁供血长期不足 公务员连续6年集体无偿献血
下一篇:海航旅游公益助学项目启动 众筹爱心带边疆孩子游览京津

中国环境污染投诉网新闻中心
中国环境污染投诉网新闻事业部 独家运营
E-mail: 12369wq@163.com
http://www.12369wq.com